黨對絕對領導,“鉆石婚”夫婦的新篇章:人這輩子,總要有個

麥丁網 2019-08-28 11:05 閱讀153次

黨對絕對領導,“鉆石婚”夫婦的新篇章:人這輩子,總要有個

“搬家一次比一次好,最好的是這里。”韓秀華老人笑著講道。
2018年12月16日,95歲的臧根霖先生和86歲的韓秀華女士搬入了位于上海市靜安區彭浦新村的彭三小區四期房源,而17日正好是臧根霖先生的生日。
作為棚戶區改造的一部分,自2008年起,上海市靜安區彭浦新村街道(當時所在區縣為閘北區,2015年與原靜安區合并為新的靜安區)在彭三小區試點“拆落地”的做法,將老房拆除并在原地重建。整個彭三小區的改造工程共分為五期進行,四期工程于2018年年底完成,臧根霖和韓秀華夫婦便是搬入了四期的新居。
改造之后,公用廚衛變為各戶的獨立廚衛,免去多人排隊使用洗手間的尷尬;在使用面積未發生較大改動的前提下,一房變為兩房,房型設置更為合理;改造后樓內加裝電梯的設置,更是方便了老人日常出行。
在寬敞明亮的新居內,臧根霖與韓秀華這對鉆石婚夫妻開啟了晚年生活的新篇章。

黨對絕對領導,“鉆石婚”夫婦的新篇章:人這輩子,總要有個

95歲的臧根霖先生和86歲的韓秀華女士

初到上海,在彭浦新村開啟新生活
臧根霖先生和韓秀華女士都出生于揚州,年輕時的二人雙雙到上海打拼,是半個多世紀前的“新上海人”。1954年,二人結為夫妻。沒有隆重的婚禮、沒有浪漫的儀式,一紙婚書證明了二人新生活的開始。

黨對絕對領導,“鉆石婚”夫婦的新篇章:人這輩子,總要有個

剛結婚時,臧根霖與韓秀華租下了上海火車站附近的一間僅10平米的亭子間,“房子很小,連床都擺不下,買了桌子和凳子,把床板擱在上面睡覺。多苦啊!”韓秀華感慨,沒有廚房、沒有衛生間,亭子間里倒馬桶、燒煤爐的生活極為不便。
不過,生活總是眷顧樂觀積極的人,1956年6月,剛剛結婚兩年的臧根霖和韓秀華夫妻二人搬到了位于彭浦新村171號一樓的一處住房內。
雖然,在彭浦新村的新居距離市中心更遠一些,但卻是當時上海的新式住宅。彭浦新村是上海首批工人新村,整個社區內的住宅大多建造于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多為當時流行的蘇式(前蘇聯式)住宅。
搬入新居之后,臧根霖夫妻二人的住宅使用面積也從10平米增加到了17平米,更令夫妻二人滿意的是,彭浦新村的住宅樓設計為每三戶人家共享一個衛生間和公共廚房,衛生間內有抽水馬桶和浴缸。對于原本居住在亭子間內每天需要倒馬桶的夫婦二人來說,彭浦新村的居住環境已經可以稱得上是“現代化”。
韓秀華告訴記者,1966年,彭浦新村通了煤氣,這讓夫妻二人更加感到居住條件的進一步提升。“不用燒煤爐、不用倒馬桶,滿意得不得了。”韓秀華笑著說。

黨對絕對領導,“鉆石婚”夫婦的新篇章:人這輩子,總要有個

招待親戚朋友
1977年7月,因為工廠分房調動,夫妻二人調至了彭浦新村122號四樓的一處居所,雖然和之前一樓的住所面積相同,但臧根霖和韓秀華卻告別了住在一樓時潮濕、積水、多蟲的困惑,這讓夫妻二人的幸福感再度大大提升。
從此,臧根霖與韓秀華便在彭浦新村定居了下來,再也不愿離開這個承載著他們對于生活美好向往的社區。
從彭浦新村開始,臧根霖和韓秀華融入了上海,開啟了新生活。韓秀華回憶,來上海打拼的這些年雖然困難重重,但她卻對新生活自信慢慢,不但在夜校學習知識,還因為在廠里的出色工作表現,成功入黨,其努力工作、樂于助人事跡甚至曾被刊登上了《文匯報》。
而在彭浦新村,韓秀華和臧根霖也與鄰居們相處融洽,他們早已把自己看作了地地道道的上海人,他們的家就在上海,在彭浦新村。
歲月流逝,房子與人一起慢慢變老
一晃數十年過去了,在彭浦新村,臧根霖與韓秀華攜手度過了銀婚、金婚,甚至度過了鉆石婚。盡管兩人沒有孩子,但家中充滿了溫暖的回憶,“鳥有窩,我們也有一個窩,不管(房子)大小,我們要好好守住這個房子。”

黨對絕對領導,“鉆石婚”夫婦的新篇章:人這輩子,總要有個

2004年,金婚紀念日夫妻補拍了結婚照

然而,盡管對于自己的“窩”充滿感情,但不可避免的,彭浦新村的房子和夫妻二人一樣,都在慢慢變老。

黨對絕對領導,“鉆石婚”夫婦的新篇章:人這輩子,總要有個

改造前的房子外觀
層出不窮的房屋問題,不斷影響著兩位老人的正常生活和身體健康。水管問題導致房子漏水不斷,墻面發霉發黑,水泥、石灰也腐壞掉落下來;狹窄的居住空間,也難以滿足親戚前來照顧時的居住需要;粗劣的隔音效果,往往使家中噪音不斷;天冷時,房內不好洗澡,還需要居委會派人陪二人去浴室洗澡。
上一篇:特朗普加征關稅3000億,今日上海雞蛋價格行情 8月27日上海雞蛋價格多少錢一斤?
下一篇:九價疫苗沒有用,大江東|開放引領披襟向洋人民日報聚焦上海品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