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游大結局預告,上海的人工智能發展需要更多“冒險家”

麥丁網 2019-08-28 06:09 閱讀82次

  盤點人工智能(AI)產業領域“獨角獸”企業,創始人中有很大比例來自上海交通大學。作為上海市人工智能戰略咨詢專家委員會成員之一,中國科學院院士、上海交通大學副校長毛軍發在接受記者專訪時表示:“上海的人工智能發展需要更多‘冒險家’,不論是在基礎研究領域,還是在產業發展方面。”

  上海擁有人工智能產業發展獨特優勢

  在毛軍發看來,人工智能至今尚未形成一個獨立的產業,更多時候是以“人工智能+”的形式輔助其它產業邁向高精度、高效率發展。正在建設人工智能高地的上海,有諸多大學、科研院所,以及和人工智能對接的產業,作為“+”后面的豐富內容,這些資源凸顯著上海發展人工智能的獨特優勢。

  “生物醫療、交通、金融……這些都是人工智能可以服務的優勢產業,也是上海的人才聚集高地。”毛軍發說,去年以來,上海各大高校整合了各優勢學科,形成了一批人工智能專業和研發平臺,這將為人工智能發展提供充沛的人才和科研支撐。

  以科技部今年發布的創新2030—“新一代人工智能”重大項目為例,上海共獲得四項,其中上海交通大學獨得兩項。同時,上海交大還承擔了“智能法庭”等五個國家重點研發專項,教育部人工智能重點實驗室不久前也剛剛落戶上海交大。

  “為人工智能產業提供基礎研發及人才支持,是高校的職責使命所在。”毛軍發說,滬上高校近來紛紛出臺政策吸引優秀科學家加盟,比如上海交大引進了一批包括盧策吾(全球35位35歲以下學術新星榮譽獲得者)在內的青年科學家。瞄準培養人工智能頂尖人才,“吳文俊人工智能榮譽博士研究生班”新學期開班在即,好幾位獲得海外大學全額資助的學生放棄出國機會選擇入讀吳文俊班。

  在量變積累基礎上,是時候實現質的突破了

  毛軍發認為,我國人工智能應用場景非常豐富,“在應用領域,我們與發達國家間的差距并不大,但基礎研究領域的創新需要更加努力。而如果沒有鼓勵創新、寬容失敗的環境,沒有敢于‘冒險’的科學家,則很難在基礎研究領域突破”。

  目前人工智能的“能力”主要依靠算法來實現,但現有算法可挖掘的潛力已經不多了,且常用的深度學習算法都是由發達國家提出的。毛軍發坦言,這些算法已經到了需要創新和突破的時候了,目前全球人工智能領域的競爭焦點大多數集中在此。

  他認為,在人工智能的早期發展階段,主要是應用帶動基礎研究的發展,而今已經過了應用驅動的階段。

  “我國人工智能應用場景比較豐富,且擁有龐大數據,比如超大城市的數據、醫療數據等;我們的算力與發達國家也比較接近,算法亦正在迎頭趕上;中國學者貢獻了三分之一的全球人工智能相關論文……現在似乎到了由追求數量向追求質量轉變,以實現質的突破的時候了。”毛軍發告訴記者,目前上海吸引了大量人工智能人才,滬上高校聚集了多個相關學科領域學者,這些研發力量需要進一步整合,鼓勵更多具有冒險精神的科學家和創業者開展協同攻關和多元探索。

  敢于做一些別人不愿或不敢做的事

  在2019世界人工智能大會上,上海交大教授俞凱即將推出的思必馳人工智能慢病管理系統已受到眾多專家關注。五年前,以俞凱實驗室為依托,上海交大在蘇州設立人工智能研究院,主攻語音識別等技術;去年,該校又在寧波設立人工智能寧波研究院。毛軍發說,隨著長三角一體化進程的推進,上海人工智能產業將開啟更大發展空間。

  目前,不少上海青年科學家的人工智能相關成果已在本地及長三角地區轉化落地,比如上海交大創業企業思必馳如今估值已超過10億美元。“在高校和科研機構還有大量類似成果,這些來自科學家的創新成果會激發更多業界創新。”毛軍發說,今年上海交大聯手閔行區政府、臨港集團和博康集團,聯合成立上海人工智能研究院有限公司,希望能夠建成研發與轉化功能型平臺,讓更多人工智能相關成果在上海落地轉化。

  “其實,即便是基礎研究的發展,也必須有產業的支持,人工智能尤其如此。”毛軍發以與人工智能發展密切相關的芯片技術為例,芯片總是在應用過程中不斷改進的,芯片應用的量越大,暴露的問題就越多,改進就越快,成本也就越低,正是大量的應用推動芯片產業形成一個正向的循環。反之,如果產業不夠發達,與人工智能密切相關的支柱性技術則很難加以改進。

上一篇:蘋果特斯拉售價,京東聯合北商研究院發布夜間經濟報告 上海是全國夜間訂單量最高的城市
下一篇:要推進社會現代化,初心如磐 發展爭先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