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大四女學生失聯,鑼鼓已響,好戲在哪兒?代表委員熱議打響“上

麥丁網 2019-06-19 11:25 閱讀149次

  東方網記者黃麗春、朱貝爾1月27日報道:在日新月異的上海文化地圖上,一批或修繕或新建的劇場、劇院、戲院正在次第呈現。

  在被譽為上海心臟的人民廣場,承載著無數“老上海”青春回憶的黃浦劇場、中國大戲院、長江劇場,修舊如新、華麗歸來;黃浦江畔,“上海夢中心”5個大小不同、功能各異的劇場拔地而起;此外,上音歌劇院、寶山長灘音樂廳、人文松江活動中心、奉賢九棵樹(上海)未來藝術中心等全新的演出場所,也都在加緊建設之中。

  “文創50條”明確表示上海將打造“亞洲演藝之都”,這一個個新老地標,無疑印證了打造“亞洲演藝之都”的決心。但對標國際最高標準、最好水平,打響“上海文化”品牌,硬件到位了,一出出“好戲”又在哪兒?帶著這樣的疑問,我們走進今年“上海兩會”的現場,聽一聽來自代表和委員的聲音。

  未來三五年,上海本土市場會有爆發

  作為上海的文藝工作者,來自上海京劇院的王珮瑜代表表示,這幾年,上海在各個區,無論是在人口比較密集的市中心,還是一些近郊,都新建了一批大規模和高能級的文化劇院、劇場。這是令人非常高興的一件事。

江西大四女學生失聯,鑼鼓已響,好戲在哪兒?代表委員熱議打響“上

圖為王珮瑜代表(柏可林/攝)

  “以前,我們要唱戲、要有新的表演形式,要找到匹配的場館很難。現在,我們完全不用擔心這些事。”王珮瑜說,“這些年,包括傳統戲曲院團的藝術工作者都因為場館不斷地建造,在做產品。比如,上海戲曲中心旗下的京昆越滬淮評彈,每一家院團每年都有很多原創作品誕生,剛好也能匹配到新的劇院,包括上海京劇院紅色歷史題材、新編歷史劇以及傳承的經典戲等等。”

  先有硬件,軟件不斷跟上。王珮瑜同時也坦言,一直出產品、出新戲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創作是需要周期的。一個大戲、系列作品出來之后,也需要市場和觀眾的反饋,然后作品不斷地在提高,在自我迭代。”王珮瑜認為,未來三五年,上海本土市場會有一個爆發。“有了這些場館以后,我們希望有更多的機會配套這些劇場劇院,量身定做不同的劇目、產品,帶給更多的觀眾。”

  學用相長,通過優秀作品培養優秀人才

  優秀的作品離不開優秀的人才。作為首批國家“雙一流”世界一流學科建設高校,上海音樂學院的歷史上曾經誕生過小提琴協奏曲《梁祝》、交響組曲《長征》等一批代表中國、享譽世界的優秀文藝作品。如今,在打響“上海文化”品牌的征途上,上海音樂學院始終秉承著打造原創音樂精品和人才培養的初心。

  2018年,上海音樂學院新創作的一批音樂原創作品獲批國家藝術基金資助項目。大型交響樂《絲路追夢》從“上海之春”國際音樂節和中國國家藝術節的舞臺上走入中國改革開放的“橋頭堡”,奏響“時代之音”;獲國際大獎的原創音樂劇《海上音》在海內外持續推廣,唱響“上海之音”;為弘揚愛國主義情懷與中國文化精神,原創音樂劇《夢臨湯顯祖》、歌劇《湯顯祖》、歌劇《賀綠汀》、交響樂《炎黃頌》、多媒體交響劇場《良渚》、器樂劇《笛韻天籟》、跨界融合作品《東去西來》等一批大型舞臺作品在全國巡演推廣,引起熱烈反響。

江西大四女學生失聯,鑼鼓已響,好戲在哪兒?代表委員熱議打響“上

圖片說明:政協委員王瑞(王泳婷/攝)

  上海音樂學院副書記、副院長王瑞委員告訴東方網記者,作為一座藝術院校,人才培養、學科建設、科學研究、藝術創作是義不容辭的責任,簡單概括起來就是出人才、出作品、出思想、出標準。“每個時期,學校都會針對當前一些重大題材和熱點問題,進行創作、演出,這也是通過作品培養人才的一貫做法。”

  著力提升“上海主場”文化平臺能級

  人才的培育、作品的創作,無一不需要時間的積累。那么,市場會等嗎?觀眾會等嗎?造好的舞臺難道就空著嗎?在上海市政協十三屆二次會議的分組會議上,委員們不約而同地提到了長三角一體化國家戰略給文化事業帶來的機遇,呼吁要重視與長三角地區在資源共享、人才交流、作品創作、文化產業等方面的聯動發展,做大做強演藝市場和文化企業。

江西大四女學生失聯,鑼鼓已響,好戲在哪兒?代表委員熱議打響“上

圖片說明:政協委員沈瑩(王泳婷/攝)

上一篇:華為概念股漲停什么意思,如何看待鄉村振興?政協委員:鄉村是上海生態
下一篇:沒有了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