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海南舉辦的會,媒體評昆山反殺案:尊重真相 把正當防衛權還給公

麥丁網 2019-06-18 21:31 閱讀141次

正當防衛!“反殺者”屬于正當防衛,案件撤銷。

昆山“反殺案”,在公眾的焦急期待當中,等來了處理結果,9月1日,昆山公安機關宣布: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十條第三款有關“無限防衛權”之規定,于海明的行為屬于正當防衛,不負刑事責任,公安機關依法撤銷于海明案件。

這一次正義沒有遲到!這一次“無限防衛權”終于回歸了司法實踐!此案應該成為正當防衛的參考標桿。

在過去不少個案中,正當防衛的邊界受到了不正當的擠壓,由法定的“沒有明顯超過必要的限度”,變成“不得已的應急措施”“必須窮盡一切手段之后,才能實施正當防衛”,。結果,公民面對兇殘暴徒時,畏畏縮縮,投鼠忌器,似乎逃跑成了公民面對犯罪時唯一的正確選擇。甚至有網友戲稱,面對歹徒行兇,是法律束縛住了你的手腳!

本案的正確處理,重申了《刑法》關于“正當防衛”和“無限防衛權的”規定:對正在進行行兇、殺人、搶劫、強奸、綁架以及其他嚴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衛行為,造成不法侵害人傷亡的,不屬于防衛過當。

公安機關認定“反殺者”于海明屬正當防衛,并不是對于口水的屈從,也不是“輿論審判”,而是尊重案件真相。

首先,“紋身男”持兇傷害行為,已經屬于刑法意義上的“行兇”,從酒后滋事到拳打腳踢,再到持管制刀具行兇,不法侵害逐步升級,公民有權反抗,而不是一味逃跑,司法機關應予以支持。

其次,對正當防衛的認定,是基于對案件細節的全面調查。

之前,有一些法律人士認為于海明撿刀后繼續“補刀”,明顯超過必要的限度,屬于防衛過當。從警方的調查和法醫鑒定結果看,于海明搶到砍刀,并在爭奪中捅刺劉海龍腹部、臀部,砍擊右胸、左肩、左肘,刺砍過程持續7秒。在被刺砍5刀中,第1刀為左腹部刺戳傷,致腹部大靜脈、腸管、腸系膜破裂;其余4刀依次造成左臀等部共5處開放性創口及3處骨折,而死因為失血性休克。這意味著,第一刀已是足以致命的。于海明的“反殺”行為并沒有超出正當防衛的必要限度。

第三,司法機關對公民的自衛防護,抱以同理之心,沒有站在“上帝視角”苛責公民的行為。公安機關認為,于海明奪刀后捅刺、砍中劉海龍的5刀:與追趕時甩擊、砍擊的兩刀(未擊中),盡管時間上有間隔、空間上有距離,但這是一個連續行為,之后“停止追擊,返回寶馬轎車搜尋劉海龍手機的目的是防止對方糾集人員報復、保護自己的人身安全,符合正當防衛的意圖”。

就像原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沈德詠所說的:要求防衛人在孤立無援、高度緊張的情形之下實施剛好制止不法侵害的行為,不僅明顯違背常理常情,而且違背基本法理。默認每一個防衛者都是黃飛鴻,對于窮兇極惡的傷害能“點到為止”,那是法律強人所難。

昆山“反殺案”的公正處理,恢復了“正當防衛”的本來面目,弘揚了社會正氣,鼓勵了更多公民與犯罪分子作斗爭的勇氣。從去年的“辱母殺人案”的改判,到這一次“反殺案”的及時撤案,公眾希望借此全面激活正當防衛制度,讓防衛條款擺脫“僵尸條款”的尷尬,特別是要在司法實踐中全面恢復《刑法》規定的“無限防衛權”,把正當防衛權還給公民。在“昆山案”之后,不少地方的“誰傷重,誰有理”“能跑不跑,就是錯”等土政策也應該及時得到糾正。

也還是要補充一句,“反殺案”的正當防衛的定性,基于案件細節以及當事人主客觀因素的認定,屬嚴肅的司法處理,并不是鼓勵一味的爭強斗狠,法律只保護你應得的權利。

總之,面對窮兇極惡的歹徒,公眾期待法律能夠站在自己這邊,這個樸素的正義觀應該被納入執法標準中,自衛權要從法條照進現實。

澎湃首席評論員 沈彬

(原標題:尊重案件真相,把正當防衛權還給公民)

上一篇:股權收購獲房產,陳夢零封韓國歸化華人球員還說緊張 對手:她太強
下一篇:11歲女打賞主播200萬,0!中國女排完全碾壓!郎導這20年1輪回好夢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