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p30評測屏幕,非誠勿擾商標案塵埃落定

麥丁網 2019-06-13 01:33 閱讀107次

  在歷時將近4年之后,備受關注的非誠勿擾商標案終于塵埃落定——在2016年的最后一個工作日,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最終推翻了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早前認定江蘇電視臺構成侵權的二審判決。

  江蘇衛視在最新一期節目中已將《緣來非誠勿擾》改回原名《非誠勿擾》,欄目組也在其官方微博上第一時間通報了這一判決結果,并以“浴火新生,初心不改。緣來挺好,非誠勿擾”來評價這段纏繞了近4年的官非。

  作為開播6年多的國內最受歡迎的相親類電視節目,由于收視率創下的廣泛受眾基礎,溫州市民金阿歡訴江蘇電視臺“非誠勿擾”欄目商標侵權一案一直以來都受到外界的廣泛關注。而自2013年年初該訴訟提起以來,這起知名商標案經歷了三級法院的判決,結果猶如過山車般一波三折。

  受訪專家和承辦法官均認為,該案的裁判可能會對這一行業內商標權的認定和保護產生示范性的影響。

  勝敗關鍵:是否類似服務

  實際上,這一次已是此案的第三次審理。在二審判決生效之后,由江蘇電視臺和珍愛網提起再審申請,廣東省高院經審查后決定提審此案,并由廣東省高院副院長徐春建擔任審判長。

  2016年11月15日,開庭審理時,對于涉案標識是否屬于商標性使用、江蘇電視臺是否侵害了涉案注冊商標,各方當事人展開了激辯。

  從客觀使用情況和主觀意圖來看,與此前的法院一樣,廣東省高院最終也認定江蘇電視臺對“非誠勿擾”標識的使用,屬于商標性使用。

  不過,與深圳中院的觀點不同,廣東省高院認為,江蘇電視臺的“非誠勿擾”欄目與金阿歡的婚介服務,雖然使用了相同的商標,但二者并不構成類似服務。

  廣東省高院認為,被訴《非誠勿擾》節目作為一檔以相親、交友為題材的電視文娛節目,其服務目的在于向社會公眾提供旨在娛樂、消遣的文化娛樂節目;憑節目的收視率與關注度獲取廣告贊助等經濟收入;服務的內容和方式為通過電視廣播渠道提供和傳播節目;服務對象是不特定的廣大電視觀眾等。與滿足特定服務對象、以通過提供促成婚戀配對服務來獲取經濟收入的“交友服務、婚姻介紹”,在服務目的、內容、方式和對象上均區別明顯。以相關公眾的一般認知,能夠清晰區分電視文娛節目的內容與現實中的婚介服務活動,兩者不構成類似服務。

  這曾是該案判決結果一度出現反復的關鍵因素。

  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研究員李順德教授此前在接受法治周末記者采訪時也分析說,一、二審法院對江蘇衛視是否侵權作出不同的判決,源于對《非誠勿擾》電視節目與金阿歡“非誠勿擾”商標的服務類別,是否構成“相同或類似服務”的認定不同。

  其他的受訪專家也均指出,說白了,歸根結底,要厘清江蘇電視臺《非誠勿擾》欄目提供的究竟是婚介服務,還是電視娛樂節目?

  深圳中院的判決曾一度引發學界爭議,知識產權方面的學者認為,不能簡單地根據電視節目的內容,就認定其是在提供相關類別的服務。學者們傾向于認為將《非誠勿擾》欄目認定為“電視娛樂節目”類別更為合適。

  不過,廣東省高院在判決中也同時指出,即便認定為類似服務,也必須考慮注冊商標的顯著性與知名度以及公眾對商標的混淆、誤認可能性,來判斷是否構成商標侵權。

  換言之,廣東省高院進一步認為,基于金阿歡注冊商標的顯著性和知名度較低,公眾很難對江蘇衛視《非誠勿擾》節目和金阿歡的婚介服務產生誤認和混淆,即使兩者是類似服務,江蘇衛視也不構成商標侵權。

  一波三折

  實際上,這是江蘇電視臺第二次獲得該商標案的勝訴判決。

  2013年年初,溫州市民金阿歡以江蘇電視臺侵害其“非誠勿擾”商標專用權為由將后者訴至深圳市南山區人民法院時,南山區法院就認定,雖然二者使用的商標相同,《非誠勿擾》節目也與婚戀交友有關,但其終究是電視節目,二者屬于不同類商品(服務),公眾也不容易將二者混淆,因此,江蘇電視臺不構成侵權。

  不過,這一判決在一年多后被深圳中院推翻,案情出現反轉。

  深圳法院認為,江蘇衛視的《非誠勿擾》節目從服務目的、內容、方式、對象等判定,其均是提供征婚、相親、交友的服務,與金阿歡“非誠勿擾”商標核定使用的服務項目“交友、婚姻介紹”相同。由于江蘇電視臺的知名度及節目的宣傳,使得公眾造成反向混淆,影響了金阿歡的商標正常使用。因此認定其行為構成侵權,判決江蘇衛視立即停止使用非誠勿擾欄目名稱。

  2016年1月15日,江蘇衛視發表聲明稱將尊重法院判決,停止使用原欄目名稱,次日以《緣來非誠勿擾》的名稱播出節目。

上一篇:西京西京故事,《非誠勿擾》孟非要為“有緣人”破例
下一篇:廣州從化地震視頻,《非誠勿擾》回歸季黃瀾許子萱重回現場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