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音737MAX我國哪些航空公司,95后護理員相親不敢提工作 養老服務行業需求大

麥丁網 2019-08-29 02:21 閱讀83次

  “很多人對這個行業有成見、誤解,認為我們就是端屎端尿的,我特別不喜歡這樣。”對話中李林多次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提及,因為社會大眾對養老護理職業認同度不高,她在生活中沒少遭遇有色眼光,更讓她委屈和無奈的是母親在托人介紹對象時不敢透露她的工作

  初次在老年公寓見到李林時,她剛風塵仆仆地從醫院趕回來。當天下午,她所負責樓層的一位老人身體突發不適而需送院就醫,作為主管要全程陪同,采訪也因此推遲了。她告訴記者,公寓里的老人平均年齡83歲,尋常的感冒發燒讓工作人員都得謹慎對待,陪老人就醫對她而言是再日常不過的工作了。

  看到李林嫻熟地通知家屬、安排老人住院后續事宜,記者打趣道,“你看著不像95后”。她則笑笑說,“我工作快4年了,公寓里有一半的護理人員都是90后,比我年紀小的不少。”

  事實上,近年來隨著養老產業的發展,越來越多90后、95后正逐漸加入養老服務行業,也為這個原本頗具“夕陽色彩”的行業注入更多活力。但值得注意的是,年輕群體的加入僅是一方面。當下,我國養老護理人才仍面臨巨大的缺口。據北京師范大學中國公益研究院早前公布的《中國大學生養老服務行業就業意愿調查分析報告(2019)》(以下簡稱報告),即便按照一般口徑的1:3完全失能人口照護比來看,我國養老護理人才的缺口規模已達到500萬人之巨,其余各類相關的專業化服務人才也同樣缺乏。而受薪資待遇、社會認同感不高、盈利周期長等問題的影響,目前養老服務行業正面臨著前景好、蛋糕大,但卻吸人難、留人難的尷尬處境。

80%的同學都轉行了

  社會認同感低是許多養老護理從業人員所面臨的困擾。談起自己的職業時,李林頗為自豪,但同時也流露出對固有成見的反感,“我們的工作并不可怕,也不是端屎端尿”。

  這樣的不認同并不只來自于陌生人,有時親人和朋友也會提出類似的質疑。

  “即便是很好的朋友,也有認為我的工作就是伺候人又臟又累,勸我趕緊轉行的。”而最讓她無奈的是,相親時家人不敢提自己的職業。2019年春節回家,母親給她安排了相親介紹對象,談起工作時,母親只含糊地說女兒是做養老的,具體的工作崗位只字未講。

  李林認為,正是因為這樣觀念上的誤解與不認同,許多從業者在工作幾年后仍跨不過心理障礙而選擇離開。她畢業于北方一職業技術學院老年服務與管理專業,2016年畢業時全專業共110人,如今還留在養老行業的不到20人。“很多同學都是因為觀念問題改行去做幼師、酒店銷售了。”

  “當然,也有很多人是因為薪酬問題而離開。”談及待遇問題,李林表示自己2017年升為失智照護主管后,公司給了高于行業平均水平的工資

  讓李林稍感欣慰的是父親至少是支持她的,“在報學校選專業時我爸就支持我,看好這是個朝陽行業”。

  不過,“認同感”這樣的問題,也只是李林在閑暇之余才會想起并苦惱的,更多的時候,壓力來自于工作中的困難。

繃緊神經防風險

  固有觀點對于養老護理人員工作的認知,仍停留在照顧老人起居、飲食、排便等生活的日常。但事實上,護理員的工作遠不止這些、意義也大于此。

  據李林介紹,其所負責的樓層有一半的老人是可以自理的,護理人員只需安排好其日常飲食起居以及在長輩需要協助時給予關注。而另一半則是失智老人(阿爾茨海默癥患者)和失能長輩(喪失生活自理能力的老人)。對于這些長輩,除了要負責他們日常飲食起居生活外,還有更多風險要防范。

  “比如長期臥床的老人,最怕的就是他們噎食和壓瘡(由于局部組織長期受壓,發生持續缺血、缺氧、營養不良而致組織潰爛壞死)。所以我們在喂老人吃飯時會很小心,喂什么、怎么喂都是經過專業培訓的。防止壓瘡,就得視情況每兩小時左右給老人翻身,這對護理員體力、精力都是挑戰。”

上一篇:平潭海峽大橋和公鐵兩用大橋,西部智慧文旅產業聯盟成立 賦能重慶旅游
下一篇:區鄉村振興組織振興,?女嘉賓上相親節目, 稱有范冰冰王祖賢的顏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