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潭什么大橋,終于,搞債的小明從名校畢業生變成了社會人

麥丁網 2019-08-29 07:53 閱讀70次

  小明是名校畢業的高材,憑借著顏值和才華進入了Y證券公司工作。幾年的債券生涯下來,小明從意氣風華變得疑心重重,搞債真是折磨人啊。

  以前,小明覺得上市公司有證監會嚴格監管,信息披露完善,而且很少退市,有很高的殼價值,應該是行業中的佼佼者了。可是,201411超日債這一全市場首單公募債券的違約正是發生在上市公司上海超日太陽能(行情000591,診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身上,這下小明才明白,上市公司并不是什么護身符,一大堆上市公司正排隊等著違約;  

  以前,小明覺得國(央)企有靠山,背后有政府的光環加持,即使基本面差一點也無傷大雅。可是,2015年保定天威的違約讓小明明白,國企身份的加持也不是護身符,國企也會玩棄車保帥的把戲。國企要是耍流氓,那也是一點也不含糊。保定天威之后,二重重裝、中鋼股份、東北特鋼、廣西有色等一批國企央企也前赴后繼地走上了天臺;

  以前,小明覺得股東背景、實際控制人這種不存在啥問題啊,募集說明書都白紙黑字寫的清清楚楚,難道人家企業還要騙你不成。可是,中城建的出現讓小明明白,債券市場也有李鬼,沒人管的野孩子也會來冒充金枝玉葉行坑蒙拐騙的勾當,紙面上的豪門背景和實際的支持力度并不能等同;

  

終于,搞債的小明從名校畢業生變成了社會人

  

  以前,小明覺得欠債還錢乃天經地義之事,不按時足額還錢就是違背了契約規定,就是一種違約行為;可是河北物流、億利集團、美蘭機場教會了小明一個新詞匯“技術性違約”。可是小明這小心臟受不了啊,過兩天你還上錢了就叫技術性違約,這要是萬一沒還上呢。這些發行人一定是魯迅先生的死忠粉,“竊書不能算偷……竊書!……讀書人的事,能算偷么是呀,技術性違約不可怕,就怕技術性變成了習慣性。

  

終于,搞債的小明從名校畢業生變成了社會人

  以前,小明覺得房地產是國民經濟的基石,空談誤國、賣地興邦支撐中國成為第二大經濟體,帶動了多少行業的發展,解決了多少就業,這樣關系國計民生的行業應該很穩吧,可以說城投和地產就是兩個不倒翁。可是,中弘股份、華業資本、國購投資、銀億股份等用血淋林的事實教育了小明,小地產商不靠譜,多元化的小地產商都掛了。地產是穩的,但不包括尾部房企,尤其是地產主業生存空間被極大擠壓之后搞多元化的房企;

  

終于,搞債的小明從名校畢業生變成了社會人

  以前,小明覺得企業債是發改委管的,不像交易所和協會,發改委手中的那個權力,想想都羨慕,在發改委地盤上還敢出現違約的債券?企業債至少比協會和交易所品種多一層護身光環吧。可是,11蒙奈倫的違約打破了小明的幻想,三大信用債市場均出現了債券違約;

  

  以前,小明覺得短久期還蠻有用的,也薅了不少羊毛,你想呀,就借給他9個月、1年的,還能不還你錢啊。長期限看不懂,短的沒問題的,小明用短久期策略也在不少瑕疵發行人身上賺了不少錢。可是,山水水泥超短違約、亞邦集團短融違約等一系列短端品種信用事件的爆發把小明的臉打的啪啪響,長的靠不住,短的也沒啥指望啊,君子不立于危墻之下,哎,都怪自己把老祖宗的話給忘了啊

  以前,小明覺得做債是一件穩當的事情,拿著固定的票息,享受著穩穩的幸福;可是,后來的市場波動,讓小明明白了,債券跌起來比股票可怕多了,過山車都沒這么爽。為了小命,小明辦公桌上自此常備速效救心丸;

  

終于,搞債的小明從名校畢業生變成了社會人

  

上一篇:創造營胡彥斌唱的什么,《茶館》王利發妻子被美海軍吉普車撞死,他們卻設立中國服役勛章
下一篇:雷蛇新品鼠標發布,璇佸埜鑲$エ閰嶈祫騫沖彴寮鎴風背鐗涢厤璧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