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物浦多少個歐冠,志愿服務是學雷鋒活動的拓展

麥丁網 2019-06-18 14:10 閱讀151次

很少有一個國家,能以一個平凡人的事跡,在幾代人中掀起一種持續性的學習高潮。這個平凡的人來自草根,他的名字叫雷鋒,他的事跡就是將有限的生命投入到無限的為人民服務之中。

當我們今天重新回眸近半個世紀的學雷鋒活動,發現學雷鋒活動與社會發展、價值體現和時代精神緊密相關。雖然今天的學雷鋒活動更多的是以一種志愿者和志愿服務的形式出現,但它并不是西方普世價值在我國的一種體現;為人民服務與志愿服務是學雷鋒活動從理想走向現實的一個必然的過程,是一種與時俱進的時代產物。

“像雷鋒一樣”是那一代人的理想

社會良好的風尚風氣,最初都是由具有榜樣作用的個體發動的,通過人們的模仿開始逐漸向外擴散,形成真正的社會活動和集體性的表達。在20世紀60年代,毛澤東主席親自題詞“向雷鋒同志學習”,全國開展學雷鋒活動就是先從“榜樣”開始的,當時最流行的話莫過于“學習雷鋒好榜樣”。筆者當時剛上小學,這樣的活動對小學生來說無疑是最為直觀、最為深刻的教育。記得當時只要看到有人做好事就會認為他就是雷鋒,心里會自然而然地萌生敬意,要向他學習。當自己做了好事以后,受到了同學、老師的表揚,就覺得自己也是雷鋒了。在學習雷鋒事跡以后,又進一步知道了“一個人做點好事并不難,難的是一輩子做好事”的道理。從那時起,我們這一代青少年就逐漸開始明白:只有學好本領才能更好地為人民服務。

當時的成年人都將學雷鋒活動融入自己的實際工作之中,社會上涌現出無數的“學雷鋒標兵”和“雷鋒班組”。雷鋒的言行成為當時評價一個人的尺度,人們愛憎分明、立場堅定。那個時代在雷鋒精神的感召下,真正凝聚起了幾代人大干社會主義的高潮。毫不夸張地說,那是個人人學雷鋒,人人皆雷鋒的時代。

當理性與理想發生沖突

在中國社會開始由社會主義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轉型以后,“改革開放”成為這一時代的主題。大規模的學雷鋒活動此時并沒有退出歷史舞臺,卻遭遇了各種思潮的沖擊。

比如,“理性人”與功利主義,使一些人開始重新審視和衡量學雷鋒活動的意義和價值。當人們在學雷鋒做好事時,就有人用理性人和功利主義去解釋,認為做好事不圖回報從邏輯上講不通,也不符合人的內在欲望和天生的需求,因此表現出來的是虛偽和不實際。還有的人認為,學雷鋒是計劃經濟時期的產物,那時社會分工簡單,強調人們的合作、共享以及順從的集體主義精神;但市場經濟使得社會分工越來越復雜多樣,社會用人開始評價和考察人們的競爭、贏利、效率以及創新的英才主義品質。于是,社會上一些人學雷鋒開始算成本講回報。

于是,社會上就出現了“學雷鋒可以,有償服務是真”的現象,如“為你指路——要收費”、“幫你推車——請給錢”、“撿到錢包還你——需付酬金”、“救溺水者——先討價還價”。正是這些所謂的“理性”重新喚醒了一些人的私心私欲,不僅將學雷鋒活動工具化利益化庸俗化了,一些社會問題也爆發了。這是由于我們在社會轉型時,對轉型后的社會缺乏認識、沒有經驗和準備不足。看來,人們沒有理想不行,而理想不能與時俱進更不行。

理想重鑄與喚醒記憶

中國的改革與開放進入20世紀90年代以后,學雷鋒高潮再次掀起。

為了使學雷鋒活動能持續有效地進行,每年的3月5日定為學雷鋒日,后來每到3月都成了學雷鋒月。這次學雷鋒活動的特點是有組織、定任務、搞宣傳、見行動、作總結、談經驗。這樣的學雷鋒活動使人感到更像是一種儀式,通過儀式的方式,使社會新生代能夠系統全面并發展地認識雷鋒和記住雷鋒精神,使經歷過的人們不斷強化雷鋒精神和發揚雷鋒精神。

毋庸諱言,這種學雷鋒活動的方式也曾被一些人詬病為太形式化。但我并不這樣認為,通過學雷鋒活動,確實凈化了社會風氣。當然,這個社會的資訊太發達了,人們每天都會通過各種媒體看到或聽到個別人個別事情與社會不和諧,但它畢竟是少數,少數人怎能代表大家呢?少數道德不良事件怎能說是整個社會道德滑坡了呢?也正是有了學雷鋒活動這樣的儀式,使全體人民在潛移默化中自覺地學習雷鋒精神。

志愿服務是學雷鋒活動的拓展

有人說志愿服務源于19世紀初西方國家宗教性的慈善服務,在100多年的發展中已經成熟。中國也是晚近到上個世紀80年代初,由聯合國組建的志愿者到西部邊遠地區服務才開始有了志愿服務。

上一篇:谷歌服務在國內不能用了,高質量單身是個偽命題?
下一篇:何猷君文物上涂鴉向奚夢瑤表白,福建各地廣泛開展“學雷鋒”志愿活動 掀起學雷